资讯

本文转载自公众号:易水文旅,ID:T-newmedia,作者:周易水

徐霞客,出生于明朝万历十五年。

这可是个极有故事的年份,不然,黄仁宇也搞不出名噪一时的《万历十五年》。张居正、海瑞、申时行、戚继光、李贽等等,都在这一年经历了各自人生的重要时刻。而大明王朝,也在这一年的折腾中走向了“下坡路”……

万历十五年即公元1587年。不用整高等数学就可以换算得知,徐霞客应该比国窖1573还晚诞生十几年。

1613年,富家公子徐霞客开启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他从浙江宁海出发,开始游历大山名川,足迹遍及大江南北,留下了被称为明末社会百科全书的《徐霞客游记》。

“驰骛数万里,踯躅三十年”的故事,就此徐徐展开、霞蔚云蒸、客向他乡。那不仅是一段曼妙的旅程,也是一卷自我实现的人生。

400年多后,《徐霞客游记》开篇之日的时间,被命名为“中国旅游日”。

只是当时的徐公子,应该不会料到会受到后世如此的追捧,还被加封为“游圣”。抛开少年时期立下的“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”志向,还有一个重要因素,就是徐家有钱可以供徐公子折腾。

祖上之富,闲言碎语不要讲,只表一表其高祖徐经的朋友圈。简单说,徐经同志是跟“大明第一才子”唐伯虎混一个朋友圈的,然而福兮祸兮,后来两人也一同卷入了科场舞弊案。

不过,再厚的家底,也经不起徐家公子一言不合就去旅行。徐霞客硬是凭一己之力,把自己从资产阶级折腾成无产阶级。其基本原理,近似于现在摄影圈流传的“摄影穷三代、单反毁一生”。

经过一段时间“富游”后,徐霞客后期连“穷游”亦不可得,不时要为自己的游资发愁。于是,搞钱,成了徐霞客的第一要务:找朋友借、找粉丝借、众筹P2P、抵押家产、打散工做家教……

皇天不负有心人。崇祯十年,即1637年,徐霞客终于搞到了一样好东西——马牌。那是他从广西参府中军唐玉屏的手中得到的。

《徐霞客游记?粤西游日记二十五》有载:“初十日晨餐后出游石门……已参府中军唐玉屏名尚珠,全州人。以马牌相畀。”

简言之,马牌就是无偿征用驿站服务的凭证。而驿站是古代供传递军事情报的官员途中食宿、换马的场所,据考证从周朝就有了。到了明朝,驿站更是得到进一步壮大,基本在全国各地都做了设置。

有了马牌,就可以沿途白吃白喝白睡,甚至还可以无偿征调周边民夫干活。

因为被追封为“游圣”,就能一笔带过“徐霞客此举无伤大雅”?冒用驿站马牌,公款旅游,是个小问题吗?

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,极其警惕驿站的腐败问题。在他称帝后的第22天,就下令整顿全国的驿站,规定“非军国重事不许给驿”。后来,洪武皇帝还颁布了《应合给驿条例》,违者重罚。

洪武八年,开国功臣延安侯唐胜宗,就因违犯驿站条例,被革去了爵位;开国名将吉安侯陆仲亨,因外出擅使驿站马车,被朱元璋当众申斥,没留一点情面……

这是洪武皇帝给明朝划下的一条红线。正是这样“较真”,才有了洪武之治。

就问,能说徐霞客此举是个小问题吗?再上纲上线,在为官方传递军事情报提供服务的凭证,一个体制外的人却用来去旅游,这恐怕都不是一顶“公款旅游”的帽子能扣得住的。

然而,回来历史情境,明朝中后期,吏治败坏,驿站制度弊病丛生,大小官员都来“揩油”,滥用马牌时常发生。

拿了马牌的徐霞客,确实在旅途中过了一段舒服日子,白吃白喝白睡的服务都体验了一遍,还与沿途强制征用的民夫,展开了数场生猛的“猫和老鼠”的游戏,就不细说了,有兴趣可以翻翻《徐霞客游记?粤西游日记三》。细看的历史,往往都是不堪的。

说句题外话,明朝的末代皇帝崇祯,倒是颇有抱负,勤俭自律、励精图治,试图重振朝纲以恢复祖先荣光,但是志大才疏,也用力过猛。他无法忍受驿站的严重腐败,大力裁撤驿站。于是,一批批驿卒失业下岗。在这一批失业人员中,不幸有个人叫——李自成。康熙《米脂县志》有载:“李自成一银川驿之马夫耳,奋臂大呼,九州幅裂” 。

波光粼粼历史,其吊诡的微笑,飘荡在斑驳而复杂的时光隧道中。

得到马牌的崇祯十年,那是51岁的徐霞客,最后一次从家乡出发的远游。年过五旬,身体抱恙,最后一次远游,用了一下马牌需要那么不依不饶吗?

对于那些一向宽以待己、严于律人的同志来说,他们忽略了徐霞客几十年路途中遇到的种种艰难险阻,那些年遇过的强盗、猛兽、险路、重病……让你碰上一次,或许就会望而却步,而徐霞客却选择一次次勇敢再出发。

徐霞客给古代醉心考取功名的读书人,还真切展示了另一种可能——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。当然,如果能随心所欲不逾矩,就更好了。

过自己的这一生,坚守自己的信念、理想、底线,并不容易。

事实上,徐霞客的马牌并没有用多久。崇祯十年的这次旅行,最后到达云南丽江的鸡足山,徐霞客就病倒了,被护送回家乡江阴,很快也就病逝了。

终于“叶落归根”。一切,尘归尘,土归土。江南父老再别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历史深处,被塑造成通体伟光正的人物往往都那个,而有点缺点的英雄斗士,反倒觉得很真实,甚至还挺可爱。为贤者讳、为尊者讳,未必是良训。

徐霞客是一个伟大而有趣的灵魂,即使没写出《徐霞客游记》又何妨。人家徐霞客,把关于马牌的一切都在日记里记载得坦坦荡荡、明明白白的,要你去掩饰什么,你文笔比他好?

瑕不掩瑜,首先是承认“瑕”,才可以让人叹服“不以一眚掩大德”。

迅哥儿说了——“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,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”。天地良心,这真的是迅哥儿说的。

版权声明:劲旅网原创内容,如需转载请遵循劲旅网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,未经授权,转载必究。
劲旅微信公众号

关注劲旅网微信公众号,与创新者同行!

推荐阅读